忍者ブログ
君色思い
薔薇と月、太陽と君。
Admin / Write
2013/11/05 (Tue) 19:59
Summary:捕殺了Azazel後的Sam和Dean。John依舊失蹤。從來都沒有過天啟、地獄或者煉獄的故事。
                                                            ***
Azazel就像從一段年久失修的生銹水管滲漏的一灘污水般,被“清潔工”溫家三煞合力消滅了。
並且非常有職業操守地,他們還把水管漏口堵上——,地獄到人間的缺口,就這樣不忿地閉上了嘴。
John在那之後揮別了兩兄弟,再次踏上降妖除魔的道路。
Dean倚在Impala的車門上,等待著Sam下決定。
他還可以回到斯坦福,如果他想,就算Jessie已經不在,Sam依然可以回去。
或者能在大學裏找到一個可以代替她的人,就算沒有,他也能過上真正意義上的正常生活。
聽起來還算不錯。
Sam一直沒有抬起頭。
他保持著低頭看地板的閒散姿態,企圖掩飾心中的猶豫不決。
經過這段時間的獵人生活,他不再是以前那個天真單純的大學生。
Sam知道自己經歷了其他同齡人,甚至其他人一輩子都不會經歷的特殊事件,他已經不一樣了。
一方面他還保有想要重新投入到普通生活的渴望,而另一方面他也在擔憂自己會否已經變得無法適應。
他甚至有點希望Dean能夠給他下決定,就算這樣聽起來挺不負責任的。
只要Dean堅持再三讓Sam和他一起搭檔打獵,Sam說不定就真的會答應。
可是Dean一句話也沒有說。
跟平時嘮叨的兄長相比這可真是見鬼地安靜。
但Sam也沒有因此而主動開口,他不是在這種小事上這麼容易就輸掉的人。
如果這之間有輸贏的話。
像是終於受不了對方的忸怩,Dean輕輕歎了口氣,“所以?”
Sam這才不慌不忙地抬頭,直視眼前的人。
他的兄長好像有點點變矮了,從離家之後的第一次見面——在斯坦福,找到他一起去尋找老爸以來。
Dean的線條變得更硬朗,不再是Sam回憶中那個帶著一丁點未脫稚氣的成年男性。
可是他的眼睛,Sam不明白為什麼這種時候自己還會如此出神,那雙碧綠的眼睛。
Sam真的很想揍自己一拳,因為此時的他居然覺得Dean溫潤得如玉一般美好。
“Sammy?”一點都不溫潤的人不耐煩地催促,他有時候真的沒發現自己的弟弟有多聰明。
“所以什麼?”Sam直視著那雙眼,從不耐變得有點煩躁,對方一定是察覺到了自己的用意,才會如此不快。
“你知道的。”可Dean也不挑明,或許他已經厭倦了每次都是自己做主動的那個人。
他或許也厭煩了不停不停地遷就Sam,顧及他的想法,優先考慮他的情緒。
真是個累贅啊。
這樣的想法像是一個冰冷僵硬的鐵巴掌扇在Sam臉上,原應火辣辣生疼的自尊掉進惡寒的深潭中。
遮天蔽日的不安感湧向他,連他高大的身體一併開始動搖。
Dean伸出手,抓住了Sam一隻手臂,“想好了就要說出口,Sammy girl。”
Dean並不討厭他的三米小妹妹,即使他更多時候覺得男子漢就應該更當機立斷。
他知道Sam跟自己不一樣,不是那種先開槍再問話的類型。
他的弟弟心思更縝密,考慮更深入,性格或許更好一點。
不,這混蛋小子的性格可一點都沒有比自己更好。
要是別人敢跟他這樣拖拖拉拉,Dean以Impala發誓,他早就把對方削得跪地求饒了。
可Sammy不是別人,Dean心裏有一把模糊的聲音提醒他,那是你弟弟。
Dean有時候會在Sam身上看到父親的影子,他們相處的時間明明更少。
一直在照顧Sammy的可是Dean呀,但Sammy跟自己卻相差了那麼遠。
不僅如此,他還趁機從自己(和老爸)身邊逃開了。
而他臉上可半點不舍的表情都沒有。
所以,或許現在他也不會對再一次的別離有什麼想法。
不過是又再逃開他不想見的人不想面對的事情罷了。
Sam可不會對離開你有什麼惋惜,他也沒考慮過你會不會因此而傷心。
因為,這該怪誰呢,你從來都是條硬漢子,沒有人知道你想著Sam離開的背影默默嗚咽過多少回。
老爸為獵魔的事情已經筋疲力盡,弟弟永遠是個不懂事的小屁孩。
Dean Winchester可不能是帶來麻煩的那一個。
“你才是那個恨不得趕緊把我甩掉的人吧。”
醜話就是要先說在前頭,Sam暗暗提醒自己。
每一次的心軟都會帶來更大程度的後悔,他應該更早離開家。
這樣Dean就算跟著老爸去獵魔也不會因為自己而感到累贅。
或者說,如果自己從來都不曾存在的話,事情是不是就會變得更好?
老媽依舊在老爸和Dean身邊,Dean也就不會變得那麼執拗而暴躁。
Sam有時候不得不如Dean嘲笑地那樣,像個女孩一樣思考。
當然,他不會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個錯誤,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會感受到來自父親的無可口非的憤怒轉嫁。
就算Dean對他多好,從小就多麼身兼母職(有時候還要身兼父職)體貼入微地照顧,他的人生也並不完整。
沒有母親,父親常年不在,身邊只有一個比自己大4歲的哥哥。
這樣居無定所的生活能長成現在這樣結結實實,還有什麼可以強求。
但是他為什麼就不能像個平常人一樣生活,離開那些已經與他無關的妖魔鬼怪。
害死媽媽和Jessie的Azazel已經解決了,老爸和Dean為什麼還要在這條永無寧日的路上亡命呢。
“我怎麼想會影響你的決定嗎?”
如果作為老哥的自己允許的話,Dean真的很想往Sam臉上招呼一拳。
他的想法一定是不小心說出口了,因為Sam突然露出了一副受傷的表情,委屈地看著他。
這可真是惡人先告狀,在Dean面前有誰敢欺負Sammy,包括他自己?
不過,到最後先讓步的,永遠都是Dean。
“總之,晚餐還是要吃的。”
他拍了拍Sam的肩膀,拉開車門自己先鑽進了駕駛位。
不一會兒,副駕終於也被那個高大的身軀填滿。
“我選歌。”
“副駕閉嘴。”Dean抓住Sam的手,阻止他換卡帶的動作。
“Jerk!”
就算有再多猜忌和無謂的顧慮。
兄弟,終究還是血濃於水。
“Bitch。”
<END>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OME   153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109  108  106 
麥哥的神秘軟皮抄
HN: 頭骨先生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井上和彦♥関俊彦♥峰倉かずや
堂本光一♥中居正広♥橫山裕
DeForest Kelley.
Michael Fassbender.
Mads Mikkelsen.
Benedict Cumberbatch.
Richard Armitage.
Sir Ian McKellen.
SPONES|Hannigram
Cherik|Bagginshield
雷探長的緝毒小隊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偵探私藏鳥類圖鑒
尼古丁貼片 ・・・ 吾愛
無聊地射墻 ・・・ 日記
便攜放大鏡 ・・・ 反省
皮質小馬鞭 ・・・ 創作
加料黒咖啡 ・・・ 調劑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哈德森太太的茶壺
[02/13 西皮君]
[02/13 西皮君]
[12/26 今井太太]
[04/23 路人]
[04/17 noname]
冰箱中的新鮮住客
諮詢偵探的新客戶
無人租用的地下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