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色思い
薔薇と月、太陽と君。
Admin / Write
2013/05/07 (Tue) 10:28
小短篇。太久沒寫東西了,求輕拍_(:з」∠)_。
這算是對自己鬱悶的慰解。
文中對醫生有兩種稱呼,寫的時候有點模糊的有意為之,具體原因說不出。


---------------------------------------------------------------------------------
夢中夢,由始至終都是夢。
標題的Wheel,有滾輪的意思之外,讀音跟Will相同,而當中又包含了H(annibal)。
算是一字雙關【估計沒人懂】。
---------------------------------------------------------------------------------





Will感覺自己又在夢裏。
或者是又墜入他的「移情」中。

那隻雄鹿就立在面前,高高揚起牠粗壯的犄角。
而後耳邊突然揚起稍顯尖銳的小提琴獨奏的聲響。
他回過頭,Dr.Lecter就坐在燭光的對面,優雅而靈活地用刀切下一小塊玫紅色的肉送進嘴裏。
Will低頭看了眼短褲上鋪著白潔的餐布,抬眼注視面前煎得酥香的肉扒。
他知道自己在做夢,畢竟沒有人會穿著棉汗衫和短褲坐在Dr.Lecter的餐桌前。
這讓他回想起來那頓簡単而美味的早餐,Will執起了放在手旁的刀叉。
他將刀刃抵在肉塊邊沿細細用力,看著烹製得恰到好處的外層在銳利下綻開。
露出裏面帶著熱氣的鮮嫩。

雄鹿突然向Dr.Lecter走近。
伴隨提琴音如惶恐拉鋸著他的神經,醫生蒼白依舊的指尖投向他面前的高腳杯。
Will遲疑地伸出手,舉起那裝著暗紅液體的玻璃器皿。
Dr.Lecter投來了讚賞般的目光,鼓勵他將液體送到嘴邊,黏膩混合著腥味隨著傾斜的角度攪動著Will的胃口。
Will嘗到了口中的腥甜,濃稠且溫熱,帶著辛辣浸滿了口腔和鼻息。
雄鹿突然垂下了雙角,那沉重的自保武器無力地搭在Dr.Lecter肩上。
醫生冰冷地扯起了唇角,舉杯向Will致意後也微仰頭啜了口。

雄鹿又站直,恢復此前昂頭的姿勢。
牠脖下缺失兩塊胸前肉的地方正靜靜地任由腥紅緩慢滴下。
帶著與杯中無二的溫熱。

Will掙扎著從汗濕中醒來。
一股帶著青味的辛辣從何處飄來,讓他不由抬起上半身尋覓。
Dr.Lecter的視線從手中的筆記中移開,像蛇一般攀到Will的臉上。
微涼而滑膩,Will不禁伸手去抹,只有噩夢遺留的冷汗讓自己寒毛直立。
他正在診查室的躺椅上,鐵灰色的西裝搭在身上,格子襯衫貼膚。
Will想開口詢問那股辛辣的來源,卻又因為醫生冰冷的眼眸而噤聲。
仿佛他的話語會停止時間的行走,或是打破對方難得的興致。

Will眨著眼避開Dr.Lecter的目光。
他慣性地抿緊唇吞下渾濁不明的情緒,想要揮去夢中殘存的念想。
Hannibal不會首先發言,醫生對Will從來都不使用一問一答的方式交流。
他総是等待Will自行傾吐,仿佛耐心極足的獵手,候著獵物一步步自發地踏向水邊。
甚至邁進泥沼。
山羊,水牛。甚或雄鹿。

Will因為自己的想法而戰慄。

然後Hannibal會張開他有力的長吻,迅猛地咬住牠的頸脖。
在獵物褪盡餘溫前,用鋒利的刀尖埋入柔軟的皮膚下,用晶瑩的器皿盛起流淌的鮮紅。

Will撥開西裝想要起身,那陣辛辣再次撲來。
他伸手揪起黏在胸前的衣襟,卻抓了一手心的濕熱。
Hannibal放下筆記邁開長腿,把自身的投影移向Will的上頭。
醫生從口袋摸出手術刀,半跪下仰視處於失控邊沿的Will。
襯衫的衣襟被手術刀挑開,露出了裏面被挖去一片的胸口。
Hannibal用指尖輕蹭邊沿的血流,送進嘴裏發出了吮食的聲響。
Will聞到那股辛辣正是從自己被剖開的地方蔓延出來,可除了疑惑他並沒感到恐懼。
醫生緩慢地用手指握緊Will的心臟,身體的靠近讓Will聽見他因為興奮而大力鼓動的心跳。

Will猛地坐起來。
他顫抖著伸手去摸床邊矮櫃上的眼鏡。
那些毛茸茸的大狗小狗正蜷著四肢在地上沉睡,就像沒有誰的恐懼會感染到牠們。
Will摘下眼鏡揉了揉眼,重新適應室內昏暗的光線。

而角落中靜靜坐在沙發上的人正為此而不禁漾出難察覺的笑意。

[Fin.]


[番外]
 
肉扒是對Will的特別奉獻。
 
Hannibal從暗處的沙發中起身,暗紋格子三件套依舊平整地貼服在他身上。
他更喜歡內臟,健康的、未受污染的內臟。
更依賴香料去祛除腥味,靠主廚的經驗調整火候。
便更能體現處理者嫺熟的手藝,滿足對技巧的炫耀和主宰的控制欲。
 
Hannibal等待著Will將眼鏡架回去,途中收起了自己的笑意。
Will是個值得為他破例的存在,這一切的包容和安撫都是為了更好地品嘗。
他就像稀世的食材一樣被靜靜地栽培在醫生精心鋪設的養分中。
他的孤獨與不安正不自覺地汲取著Hannibal故意散發的穩定感。
這個站在他收養的一群狗中央的,比起威嚴更顯森冷的人,依舊掛著面具般一成不變的平靜。
Hannibal更喜歡Will現在的味道。
洗褪毫無錦上添花之用的須後水,只有他在噩夢中浸濕的餘悸的味道。
 
讓人燃起深沉的慾望。
 
醫生不知道自己是想留著他,還是更想吃掉他。
挖走他的心臟。然後將他的胸口仔細縫合,他的軀體應該完好地保存在收藏室裏。
作為最美好的獵物展示在最顯眼的位置,還是站在身邊一同巡視自己的藏品?
醫生忍不住伸出舌尖搔刮下唇,仿佛已經嘗到了Will散發在空氣中的味道。
 
Will感覺到了饑餓。
可是那並不來自自身,在不穩的睡眠和驚栗的消耗下得到的是胃口盡失。
他又想起醫生送來的那頓早餐,鮮熱的、香甜的味道抹去了前夜的惶恐。
只有在最熟悉的地方,使用熟悉的餐具他才能喚起食欲。
可現在他餓了,套著合身的西服站在狗堆中看著立在面前穿著棉汗衫和短褲的「自己」。
甚至聽到了血液在靜脈中流動的聲音,和心中逐漸亢奮的怦動。
 
他開始走過去,腳步一點都不焦急。
他是如此能忍耐,完完全全遮掩住內心的渴求。
他要求從誘捕到品嘗的整個過程都是完美受控於己。
Will已經走到了「自己」面前。
 
他不應該在這種時候陷入「移情」。
Hannibal正伸出右手抓起他的左腕,那離心臟更近的一邊。
醫生微冷的唇貼在皺褶的橫紋上,濕熱的舌尖從中探出伏在脈搏處。
Will忍不住顫抖起來,興奮和恐懼一同籠罩了他。
他側寫了獵手的同時又充當了獵物的角色,沒有誰能讓他在移情中並行體驗到快感和驚惶。
Hannibal用尖利的牙磨蹭腕上的皮膚。
Will想替他用力咬下去,更想替自己縮回被佔據的手。
前所未有的複雜和困惑充盈了他,難以描述的感覺填滿了他的胸口。
 
Will知道這正是Hannibal想要的。
他不由自主地把自己靠過去,空閒的手掌置於Hannibal胸膛。
平整地攤放在鼓動的位置,感受這份由自己賦予的快意。
Hannibal將藏在口袋裏的手術刀遞給Will,他抓起Will的手往胸口靠近。
刀尖抵上馬甲的暗紋,順著力道埋了下去。
然後Will感覺自己的胸口一涼,低頭看到自己毫無理由地開始淌血。
 
疼痛迅速蔓延,如嫣紅浸染他的汗衫一般擴散開來。
Will張口想要呐喊,可是他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他開始猛烈掙扎,甩開Hannibal緊握的手掌,企圖驅趕對方。
可是醫生只默默站在面前,握緊手術刀讓尖端更深入肌理,刺穿肺部抵向心包膜。
 
 
 
Will倒吸著氣從躺椅上彈起,正對上Hannibal波瀾不驚的雙眼。
 
[番外Fin.]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OME   101  100  99  98  97  96  95  94  93  92  91 
麥哥的神秘軟皮抄
HN: Mr. SkuLLAP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井上和彦♥関俊彦♥峰倉かずや
堂本光一♥中居正広♥橫山裕
DeForest Kelley.
Michael Fassbender.
Mads Mikkelsen.
Benedict Cumberbatch.
Richard Armitage.
Sir Ian McKellen.
SPONES|Hannigram
Cherik|Rinch
雷探長的緝毒小隊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偵探私藏鳥類圖鑒
尼古丁貼片 ・・・ 吾愛
無聊地射墻 ・・・ 日記
便攜放大鏡 ・・・ 反省
皮質小馬鞭 ・・・ 創作
加料黒咖啡 ・・・ 調劑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04/28)
(04/16)
(03/11)
(03/10)
(12/31)
哈德森太太的茶壺
[02/13 西皮君]
[02/13 西皮君]
[12/26 今井太太]
[04/23 路人]
[04/17 noname]
冰箱中的新鮮住客
諮詢偵探的新客戶
無人租用的地下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