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色思い
薔薇と月、太陽と君。
Admin / Write
2012/04/06 (Fri) 13:14
番外..

『那些殘黨真是死心不息。』中居將長瀨寄來的信放下,把三文治往嘴裏塞了一把。
森拿起信一目十行地略讀,大概掌握了現下的情況。
『長瀨的確是個很不錯的後輩,』森説,以中居長久的左臂右膀自居,『可是還不夠謹慎。』
『他也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粗線條的。』中居替長瀨説了句好話。
他內心清楚,長瀨雖則有很衝動做事的時候,但這個後輩是相當敏感可靠的。
『像這種用普通快遞把信寄到你這裡,就夠不謹慎了。』木村也批評道,把做好的蔬菜沙拉擺到桌上。
『我現在可以在伊斯坦布爾住下,還是得感謝他大力幫助。』中居反駁,把沙拉從面前推開。
『多吃點菜,』木村夾起一大口菜就往中居嘴裏塞,『就怕他是蕭何。』
『誰?』中居用一種無比訝異的表情看向木村,惡作劇地追問。
『吃菜。』木村把沙拉推過去直接將煙熏火腿片拿走。
『啊~~~~!!』

在伊斯坦布爾定居已經兩年半的時間,中居和木村也漸漸習慣了這種與日本完全不同的生活。
他們的房子離森的房子不到10分鐘的腳程,地勢偏低更靠近海。
房子是典型的伊斯蘭-拜占庭混合風格的建築,在外表看來跟當地最普通的民居無異。
中居的睡房在頂樓空間稍小的房間,有一個寬大的窗面向蔚藍的海。
夏天的時候推開窗戶能聽到小孩在海邊嬉鬧的笑聲。
木村的房間在一樓較深入的空間,有附帶的一個小雜物房,正好給他塞各種家當。
開闊的大廳是他們的辦公総部——兩人在當地開了一家諮詢公司,從事一些胡攪蠻纏的私人交易。
木村負責在他們的網站上發佈新消息,聯繫客戶上門及跟蹤報告事情進度。
而中居,憑著他在組裏混跡多年的經驗,真正交易的重任就落在他身上。
聽起來像是什麼不合法的勾當,而實際上他們只接正規渠道入貨、正規渠道花錢的匿名買賣而已。
森介紹給他們在當地的一個語言學校,除了生活必須用到的範疇之外他們還額外多學了不少歐亞語言。
畢竟做海外貿易的総是多認識點比較好。

至於吾郎、剛和慎吾。
畢竟日本那邊有正當的家族生意,也並不需要太抽離于與黑道的往來。
只需要稍微拉開點距離就安全無恙了。

『下午有位卡迪夫的溫布利先生會帶著他的瓷器過來。』
木村把手提電腦轉向坐在対面沙發上喝著熱茶的人,指了指裏面的照片。
『看起來還算老實,』中居頓了頓,『瓷器不會是走私的文物吧?』
『応該沒有這方面的風險,慎吾找人幫忙鑒定過。』
『嗯。』警察局長在這方面還是多少有點渠道的,中居了然地點點頭。
一般他們看過貨物確認可信之後,木村就會透過會員論壇發出認購消息。
假如在一週內有買家出現,中居會直接提貨去進行當面交易。
如果超過一週,貨物會被賣家帶回去,直到有確認的買家的出現,中居再充當仲介角色。
抽傭,那是在所難免的了。
東西越貴重,邊沿風險越高,他們的收費就越高。

『中午想吃蕎麥麵。』
『上回吾郎帶來的蕎麥剩不多了。』木村繼續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下回他們來的時候才能補到。』
在土耳其,想吃到正宗的日料唯有自己做的途徑,可是要等那三個大忙人帶吃的過來那可叫一個難了。
幸好中居有木村這個合夥人兼廚師陪他一起搬了過來,不然他可能得每天去森家裡蹭吃蹭喝了。
『空運不行嗎?』中居説著,抬手指了指木村的電腦,『用那亞什麼什麼的,郵購。』
『誰會把蕎麥放到亞馬遜去賣啊!』

番外的番外..

卡迪夫的溫布利先生——,與外型完全一致的,操著一口穩重的牛津口音舉止大方得體。
中居捧茶上來的時候聽到木村用歪歪扭扭近似於美音的英文跟対方溝通著,暗地裏給自己抹了把汗。
英文,他可是比木村更不擅長啊。
溫布利先生一點也沒有介意対方帶著濃厚日本口音的美式英文,微笑著接過中居遞過去的茶。
待中居站穩,木村開始向客人詢問瓷器的來歷。
『是一件做工精緻的好物,的確,』溫布利先生溫和地説著,『要不是我的太太実在不喜歡它的絢爛。』
木村微笑起來,伸手示意把東西拿在手裏看一看。
『請。』
中居打開了放著瓷器的匣子,裏面的五彩釉盤終得露面。
盤子的造型是典型的日式風格,要説到具體的流派中居也説不出來。
但著色和燒制工藝卻是中國的典型手法,不難推定這是近現代的工藝品。
中居向木村瞟了眼,然後把匣子合起來退了下去。
『明天開始就會聯繫賣家。』木村擠出營業用笑容,起身主動與溫布利先生握手。
『預祝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那個盤子,』待客人走後,中居一邊吃著下午茶説,『有點蹊蹺。』
『走私?』
『不是……』中居皺了皺眉,『貨是沒問題的。』
『哦,』木村從中居手裏的盤子拿走一塊曲奇塞進嘴裏,『是那個溫布利?』
『我不知道。』中居老實地搖了搖頭。
那盤子就算放在英國內也能找到不錯的買家。
況且,就算大老遠跑到土耳其來也不會変得更值錢。
以太太不喜歡作為想要賣掉這件貨的理由,明顯是一個敷衍的答案。
任何人、隨時隨地,都能用這類答案去搪塞許多的問號。
那就是有所隱瞞。
可是中居不能確定溫布利具體想要隱瞞的是什麼。
從他整齊的西裝袖口看不出他是家道中落到要賣藏品的人,況且那件藏品就算出手也不會為他帶來多少轉機。
他稍顯光滑的手腕分明示意著這個人長期從事室內文書工作,經常將手腕放在桌上或是別的什麼平面上。
他的手錶戴在右手,但他不是左撇子——那意味著他的左手經常受到什麼活動限制以至於不能佩戴飾品。
但有什麼職業是需要長期伏在案上完成並且左手必須靈活自如的呢。

『要麼就不接了?』
『目前也沒有理由推掉,這會影響我們的信譽。』
『可是你無法跟以往那樣,做得很篤定。』
『唔。』
『要不就先拖一陣,』木村建議,『就佯裝沒有買家接頭好了。』
『嗯。』

溫布利先生回英國後的第三天,論壇上有會員向木村發了郵件。
是關於那件五彩釉盤的購買事宜,這個會員以往也有過兩三次的交易。
『怎樣?』木村把買家的資料給中居再過目,『或者並不是什麼可疑的事情?』
『這個買家我有印象,是一個大客戶介紹的。』中居點點頭,同意了木村的看法。
『那,安排見面?』
『嗯,』中居起身伸了懶腰,一點幹勁都沒有,『定了告訴我。』
『你的感冒還沒好麼?』木村仰頭看著中居無精打采的臉,招招手讓他靠近過來。
掌心貼上額頭光滑皮膚的時候,不慍不火的體溫傳了過來。
『沒有發燒。』
『只是幾個噴嚏……』
『最近流感高發!』木村嘖了下,『教我們外語的橘老師咳了快一個月了。』
『那我回頭讓她賠醫藥費就是了,』中居笑說,『肯定是她傳染我的。』
『你們接吻了嗎?』
『嗯?唔……』中居含糊地応了聲,惹來木村皺緊了眉頭的凝視。
他從來不干涉中居的私事,從來都避免跟中居的女朋友見面。
聽見中居模棱兩可的回答時,心裏総有種無以名狀的奇怪感覚。
『不要傳染我就好。』木村最終把藥翻出來砸在中居手裏,沒有再就此事發言。

番外之末..

晴空萬里的週三,木村替中居選了一個空調有點猛的碰面點。
位處市中心的一家美國人開的餐廳二樓,訂了一個尚算寬敞的包間。
中居收拾整齊的頭髮配上細緻麻質的夏裝西服,儼然是位到這裡來談生意的社長先生。

跟在服務員身後進入包間的,是個與之前交易過幾次的德國人完全不搭邊的東方人。
穿著緊身的短裙踩著細高的鞋跟扭到中居面前,掛著墨鏡擠出一個笑容。
中居禮貌地起身,揚了揚手掌作出一個「請坐」的姿勢。
『我是加百列先生的助手,』東方女性開口説出帶著外語口音的日語,『這是他的介紹信。』
『噢,』中居伸手接過,並沒有去看,『我們応該有跟加百列先生説過,臨時更改接頭人是不行的。』
説著他扯起嘴角假笑一下,然後起身提起匣子準備離開。
『不,Mr.Blue,請您理解。』女助手站起來,『加百列先生対這件貨物是勢在必得的。』
『我可以讓Mr.Red跟他再約時間。』中居沒打算跟她糾纏下去,點了點頭就往外走。
『這樣可不行,』女助手從身側掏出一塊漆黑的什麼東西,舉了起來,『我交不了差。』
『小姐,這可不在我可以控制的範圍。』中居沒有轉身,由著女助手接近。
她來到身後不及半步的距離,冰冷的金屬抵到中居的頸側,刺激得汗毛都豎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並不害怕這種情況,但這是一個挺糟糕的狀態。
正常的人不応該被槍指著的時候還能產生出一股興奮的期待,而這也促使了他的腦筋轉得更快。
『至少是一通可視電話,女士。』中居鎮定地開口,『而不是這種禮遇。』

中居對自己的從容感到非常滿意,他看著女助手放下了槍口,開始撥打電話。
每回木村事先踩點並在室內佈置點什麼觸發器果然不是多餘的,他為自己曾有的抱怨感到抱歉。
很快的,在茶幾上放著的手提電腦便響起了蜂鳴。
木村繞過門簾從房裏走出來,確認了報警是從中居今天的交易點傳出的。
交易途中是不允許外接任何通訊設備的,他們的熟客都深知這一點。
木村闔上電腦,撈起背包就往車庫走去。

幸好這回的選點有嚴格篩選過,地理位置相當靠近木村打工的地方。
老闆的背景也並沒有跟什麼幫派有來往的樣子,起碼不會被弄個裏應外合。
另外萬一出了什麼問題中居想要找個地方藏身也不難,人來人往的地段量対方多有能耐也不至於貿然出手。

『老實説,加百列先生。您的助手可真夠嚇人的。』
『抱歉抱歉,』被稱為「加百列」的中年男人在電話前低了下頭以示歉意,『主要是突然有急事……。』
『那応該通知我取消嘛,』中居轉頭向女助手笑了笑,『您也知道規矩。』
『是是,這回是我不周到。』男人抹了抹額頭的汗,賠著笑。
『那麼我提出取消交易。』
『欸……』
『不然每回被女助手用槍指著,我可不好辦啊。』
『可是……』
『你也不能保證這種事情別的買家不會知道。』
『我可以……』
『而且,』中居打斷了「加百列」的擔保,『下回交易我必須提高5個點的服務費。』
『Mr.Blue……』
『你要是覚得不好説也不要緊。』中居把電話扔給女助手,準備起身走人。
女助手立刻搶先又把槍拔了出來,緊緊抵著中居的腦門。
『你這樣太衝動了,』中居抬眼瞄了下她,『起碼得等你的同夥埋伏好。』
『那邊的人很快會過來的。』
電話傳出一聲輕微的射擊所產生的皮開肉綻聲,中居猜測加百列先生已經再沒有機會給他補償這5個點的服務費了。
『找到這裡來不容易吧。』
『的確,中居先生。』女助手用槍口壓了壓中居的腦袋,『站到窗邊。』
『沒想到你們還有餘黨。』
『不,你錯了。』她轉到正対中居的角度,抬起手臂用槍直指中居的眉心,『我是他的老婆。』
『喔,原來如此。』中居乖巧地伸高兩手,做出投降的姿勢,然後把雙手交叉墊在腦後,『你看,我不會反抗。』
『所以?』
『所以你如果在這裡解決我,好像也太冒險了點。』
『我無所謂。』
『噢,那麼……』中居又把雙手鬆開,繼續保持投降的動作,『我比較想體面一點。』
他用眼神指了指自己鬆開的鞋帶,訕笑了把。
『真是討厭的男人。』
『可是我比較介意鞋帶有一邊沒系好。』中居的雙眼笑得更深,惹得她一副更加嫌惡的表情。
『不許耍花樣。』她忍不住撇嘴,槍口往下指了指。
中居點點頭,緩慢地放柔他躬身蹲下的動作,像是生怕會驚動対方似的。
「噗——」的一聲在半步之遙響起,中居抬起頭看著面前的身軀還來不及搖晃掙扎就直直墜向地板。
『救命!!』綁好鞋帶的人,驚呼著拉開門跑了出去。

『這裡的警方真是辦事不力。』中居扯了下領帶,鑽進後座裏。
『也就是一個下午的功夫,別抱怨。』木村把水瓶遞過去,拉了波棍踩下油門。
『受驚嚇的善良市民可是什麼也想不起來呀,』中居仰頭喝了幾口,沙啞的嗓音終於有點舒緩,『太可怕了。』
『那是啊,去吃個飯也會碰到自殺事件。』
『為了彌補我的心靈創傷,今晚吃烤肉吧?』
『沒有半毛錢關係吧?』
『烤肉烤肉!!』
『喂……』
『耶~~~~~~』

<END>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OME   29  28  27  26  25  24  23  22  21  19  18 
麥哥的神秘軟皮抄
HN: 頭骨先生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井上和彦♥関俊彦♥峰倉かずや
堂本光一♥中居正広♥橫山裕
DeForest Kelley.
Michael Fassbender.
Mads Mikkelsen.
Benedict Cumberbatch.
Richard Armitage.
Sir Ian McKellen.
SPONES|Hannigram
Cherik|Bagginshield
雷探長的緝毒小隊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偵探私藏鳥類圖鑒
尼古丁貼片 ・・・ 吾愛
無聊地射墻 ・・・ 日記
便攜放大鏡 ・・・ 反省
皮質小馬鞭 ・・・ 創作
加料黒咖啡 ・・・ 調劑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哈德森太太的茶壺
[02/13 西皮君]
[02/13 西皮君]
[12/26 今井太太]
[04/23 路人]
[04/17 noname]
冰箱中的新鮮住客
諮詢偵探的新客戶
無人租用的地下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