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色思い
薔薇と月、太陽と君。
Admin / Write
2013/11/10 (Sun) 22:16
無病呻吟啊這根本就是……

Fault
他靜靜坐在王座上,無心細聽臣下的報告。

神域被黑暗精靈破壞得面目全非,想要在一時半會恢復原貌即使不困難,但民衆心裏殘存的驚怕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弭的。
他在得到王位之前並沒有想過它會是那樣沉重。
即便他曾經見證過自己的父王因為處理政務和動亂而費盡心力,他總覺得自己會比父王做得更出色。
因為他是那麼柔韌有餘地面對很多事情,他用玩笑的心態面對生命,他見過太多嘲諷和輕視。
可是這一刻的他,還是感覺到了不可抑止的疲憊。

彩虹橋被黑暗精靈毀得相當嚴重。
海姆達爾和其他的戰士拼命修復這通往其他世界的道路和保護神域的裝置。
其實這些他一點都不關心。
有時候,他會想到彩虹橋的盡頭去看看繁星閃爍中他曾經追隨的那個紅色身影。
可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在於領導所有人對這個國度重新豎立信心和安全感。
比起冰冷的王位,他更想坐在可以仰望星空的一角,看看能不能在哪裡再見到弗麗佳的身影。
那個面對他所有的任性和冷酷仍舊信任他愛護他的、因為那無心的惡作劇而永不能再會的母親。
他最後跟她都說了些什麼?有時候連他都意想不到自己究竟有多麼殘忍,多讓人心碎。
他從來不曾後悔帶領霜巨人入侵神域,更不會後悔在中庭的肆意破壞。
那都不是他在乎的,那些生命和代價他都可以冷漠地去藐視。
而他唯一的懺悔,全部都是因為母親對他無條件的愛。
哪怕有那麼一回他讓她流下了眼淚,因為他的所作所為感到心痛。
那都是他不可饒恕的過錯。

或許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不論是奧丁把他從約頓海姆帶回來也好,把他作為繼承人般去教育也好。
甚至連他那麼信任這些人那麼親近他的兄長也好,這些都是錯誤的。
他應該一開始就作為神域的階下囚,滿心只有怨恨和報復就好。
他應該更早明白奧丁的偏袒並非對自己期望過高,那些慈祥和睿智只是掩飾好勝和自私。
他太放鬆以至於一點警惕性都沒有,他太自傲以至於太低估對手。

他有時候甚至太心軟以為世界還能回復到如他所願的美好。



A long long time ago... 

洛基還記得小時候的一些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在偌大的書房裏夠不到那些厚重的書本,索爾會踮起腳尖幫他取下來。
兄長那並不纖細的手指配合著毫不小心的動作將旁邊的書也一併扯出來,於是那些重量就劈頭蓋臉地往他們砸過去。
洛基那時候還沒學會定住物體的魔法,只能捂住頭閉緊雙眼等待著這不會到來的無妄之災,然後聽到擋在他上頭的人哇哇大叫。
那時候他還沒有成長到想要高過兄長的念頭,他的競爭意識還沒在這些細小的事情中抬頭。

索爾會帶著洛基潛入父神的金宮,等沒有旁人在場的時候他們就會一前一後撲進父神的懷抱。
奧丁會笑著將他們安置在王座的一左一右,詢問他們今天都學到了什麼。
父神總會稱讚索爾的勇敢,從用彈叉一擊打中小鳥到終於舉起雷神之錘,那麼多年來讚揚就一成不變。
洛基在這方面總是追不上兄長,不論是騎馬的技巧還是刀劍的使用都贏不了奧丁的讚賞。
他們的父親對洛基今天看了那些書籍或學會了什麼新的魔法並沒有太大興趣,從來只有重重複複的一句“還不錯”。

那天索爾纏著奧丁要聽故事,一些在他們出生前父神的英勇戰績,奧丁唯有笑著開口。
在洛基剛出生時,約頓海姆的霜巨人鬼魅般向神域進犯,奧丁帶著他雄壯的隊伍將這些怪物趕回了寒冷黑暗的巢穴,由此獲得九界的讚譽。
洛基為父神的英勇生出崇拜,索爾卻已經開始求著他說第二個故事。
“已經是晚安的時間了,索爾。”父神這樣說著,“不乖的小孩會被霜巨人抓走吃掉的。”
小王子急忙抓起兄長的手,匆匆向父神道晚安後便往睡房跑去。
即使他偉大的父親能把可怕的怪物趕走,幼小的洛基還是會因為被巨大的身軀和深藍的皮膚嚇怕。
“如果霜巨人來了,我一定會像父神那樣趕走他們。”索爾握住圓潤的小拳頭,信誓旦旦地宣佈。

洛基後來漸漸才意識到,他的母親並不像奧丁,她從來不在他們面前談論霜巨人。
哪怕是索爾一而再地追問關於父神戰勝霜巨人的事情,弗麗佳也只是摸著索爾的頭轉移話題。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那是因為弗麗佳不想傷害他,他總以為母親只是不願多說關於戰爭的事情。
因為她是那麼美麗且善良,教會洛基有趣的魔法,還細心地指導索爾如何抓住一隻蝴蝶而不傷害它。

就算多年之後他已能不費力氣幻化成任何形態製造多少個分身,甚至用此來與索爾做對。
弗麗佳從來沒有因為他的競爭欲去責怪他,從來沒有因為他霜巨人的出生而另眼相看,從來沒有真正放棄過對他的信任和救贖。

就跟他對母后一直敬愛的心情一樣,未曾變改。



Throne

從他們兄弟懂事開始,奧丁就給兩人灌輸作為王位繼承人的思想。
爭強好勝,絕對是神域人民或者說神域王族必備的特質,在戰鬥天賦為重的種族看來想必是個優點。
索爾在成長中漸漸獲得同伴的支持,日顯強大的王子身邊劇集了許多口碑不錯的夥伴。
沃爾斯達格是索爾的同伴裏最聲名遠播的勇士,擁有神域最為讚譽的耿直、勇猛和強大。
霍根相較之下要冷酷得多,平日裏不苟言笑不論洛基如何逗弄都不會有所動搖。
范達爾可能是三人裏面最懂得變通,最注重外在以致顯得有點膚淺的漂亮傢伙。
他也是在索爾和洛基有任何衝突的時候不會盲目維護索爾的特例,非要說的話洛基並不討厭他。
畢竟,追求力量和勇敢的國度上,靠魔法和技巧取勝的洛基所得到的評價遠不及索爾。
太多人認為索爾的行為和戰鬥模式代表了誠實和正直,而洛基,則太有心眼。
於是每次他跟索爾在練習場上相遇的時候,周圍的呼聲永遠都是一波波對索爾的支持和呼喊。
洛基雖然贏得不少女性的愛慕,卻從來沒有得到過多少戰士的敬服。

是從什麼時候起,洛基就意識到,其實神域的王座,可能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得不到臣民的聲援和支持,他得不到部下的崇敬和信服,他並非一個英勇好戰的武士。
就算他看遍九界的書籍,學會更繁複的魔法,不費吹灰之力智取勁敵。
好像也從來沒有人意識到這些也需要花許多心力似的,沒有人注意到他也在為成為一個稱職的王而努力。
洛基花了太多心思去討好別人,為讓父神對他讚賞絞盡精力。
他避免與索爾武力衝突,變得更巧舌如簧,卻引來反效果。
索爾的同伴取笑他,但沒有注意過在他們衝動闖禍之後都是誰施魔法將大家救出絕境。
結果得到讚揚的總是索爾,洛基變出煙幕將眾人帶離險境之後獲得同伴擁抱致謝的卻是索爾。
坐上王座的人可以不被理解,但他能做出成績來。
相比索爾洛基更懂得如何處理外交內政,他能讓神域更繁榮強大。
他不需要靠自身的無窮大力來讓民眾膜拜,他也可以是個跟奧丁一樣讓人愛戴的王。
就算沒人給他這個機會,洛基也還是想要去爭取。

他只是去爭取自己認為應得的東西,他只是想在不公平的競爭中更努力地去贏過對手。
他甚至根本不必要得到王位,那只是他一直苦苦追求的他人讚賞的一個形式物。

如果這些都那麼難做到,最後只剩孤獨。
就算只有形式也好,至少也要在王座上睥睨天下。


Eternity

在這長久的孤獨中,他已經失去了自己。
他不在記得當日的戲言笑語,眼裏只有睚眥必報的憎恨。
連他都對自己失去信心,那些謊言和故弄玄虛,究竟是為了騙誰。
幾千年來他都太累,為著別人的一個目光和三言兩語而努力讓他疲憊。

他的開始已經預告了他的結局,他不被正視的出身早就決定了他的命運。
而他永遠都會怪責別人,非難宿命的安排。
有過機會卻不知悔改,過於執著導致苦不堪言。
心中的恨意和怨念都太濃而拒絕一切好意。
用仇恨捆綁羽翼讓自己再無法飛翔。

或許其實,當初就該在神殿裏腐朽。

<END>



OMG這樣寫完連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其實就是為了發洩一下,所以也不管不顧了OTL。
但是真的寫得非常非常差勁啦!

要說發洩的話,一開始還是有的,但是寫到後來有點變味了所以……。
總之就匆匆完結了,怎麼都好吧_(:з」∠)_,太虎頭蛇尾。

出去自我嘔吐三分鐘……。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OME   119  118  117  153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麥哥的神秘軟皮抄
HN: 頭骨先生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井上和彦♥関俊彦♥峰倉かずや
堂本光一♥中居正広♥橫山裕
DeForest Kelley.
Michael Fassbender.
Mads Mikkelsen.
Benedict Cumberbatch.
Richard Armitage.
Sir Ian McKellen.
SPONES|Hannigram
Cherik|Bagginshield
雷探長的緝毒小隊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偵探私藏鳥類圖鑒
尼古丁貼片 ・・・ 吾愛
無聊地射墻 ・・・ 日記
便攜放大鏡 ・・・ 反省
皮質小馬鞭 ・・・ 創作
加料黒咖啡 ・・・ 調劑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哈德森太太的茶壺
[02/13 西皮君]
[02/13 西皮君]
[12/26 今井太太]
[04/23 路人]
[04/17 noname]
冰箱中的新鮮住客
諮詢偵探的新客戶
無人租用的地下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