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君色思い
薔薇と月、太陽と君。
Admin / Write
2013/08/27 (Tue) 11:06
昨天群裏聊天才開玩笑說,帶著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入睡。
結果這幻想一點都不美好,今天起來的時候差點沒哭emoji出來。

夢裏是這樣的。
有一大堆人被留在一間房裏,大家要開始選自己的搭檔準備迎接殘酷的挑戰。
規定應該是男性是被選者,女性是選擇者,但要不要搭檔男性可以同意emojior拒絕emoji
總之是會喪命的那種,夢裏反正也沒解釋太多,就當是饑餓遊戲之類的好了。
然後我心裏第一候選人是司令emoji,可是真的太多人選他,而且好多女的都是又辣又強勢的那種。
我心知自己是沒有機會的emoji,就有點氣餒地呆在一邊誰都emoji不選。

然後有幾個我初中、高中和大學的同學出現了。
他們都跟我挺熟的,當時我就想要麼隨便選一下他們也是可以的。
結果他們各自都有女孩選掉了,我沒記錯的話有些人是他們當時的女盆友。
於是到最後我半個人都沒選到,這天就過去了。

第二天是正式開始。
大學跟我同室的Eve也沒有選到搭檔,我們兩個算是各自上路不如一起上路的情況。
走了幾十米挑戰開始,一下子從不知道哪裡湧出來一大堆穿著星際學院或Red/Blue/Yellow Shirt的人。
那些行走的能交流的都是臨演和AOS,那些漂浮前進並且不能交流的都是TOS。

我在當中看到了醫生emoji
他一直漂浮著前進,即使我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他,他也沒有叫人向我攻擊。
好像看不到我似的,那種感覺就是TOS率領著AOS和臨演把那些不是飯的人全部做掉一樣。

Eve叫我趕緊走,趕緊離開。
趕到哪個地點去,一起坐上那趟地鐵就能到達目的地。
不然就一天一天地在這裡耗著,等著被幹掉或者等著趕往終點。
我問她,這是明天也會碰到他們的意思嗎?Eve說是的。
這簡直讓我樂瘋了,我所有的思想都已經集中在這群人身上,哪裡還記得司令。
於是我拉上Eve,要去找簽名用的筆,還要找什麼地方可以買到or引到他的照片。
因為我實在不希望自己拿白紙給他簽。

我當時是那麼興奮。
然後等到第二天他再出現的時候,我怎樣努力都喊不住他。
De一直在前進,完全沒有注意到,仿佛聽不到我的聲音似的半刻都沒有停止。

接著LN出現在我面前。
他問我,你不記得De已經離開好久了嗎?
你不記得De已經離開好久了嗎。
不記得De已經離開好久了嗎。

De已經離開好久了。

我一定是瘋狂了。
因為我想留在那裡,可以一遍一遍地再看到他。
我完全不想隨Eve一起踏上那近在眼前的地鐵。
我一點都不想趕到什麼可有可無的終點。

我在這裡可以見到De,一遍又一遍。
就算他看不到聽不到我,這並沒有關係。

鬧鐘響起的時候我差點哭了出來。




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做這樣的夢。
重點根本不在我對司令的不可尋的喜愛上面。
為什麼是De,為什麼是Eve,有什麼終點我根本不在乎。
有誰我不想錯過。

這裡頭究竟是什麼喻意。
我為了誰放棄了什麼。

只覺得很心碎。
PR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HOME   110  109  108  106  107  105  104  103  102  68  101 
麥哥的神秘軟皮抄
HN: Mr. SkuLLAP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井上和彦♥関俊彦♥峰倉かずや
堂本光一♥中居正広
関ジャニ∞♥橫山裕♥安田章大
DeForest Kelley.
Michael Fassbender.
Mads Mikkelsen.
Benedict Cumberbatch.
Richard Armitage.
Sir Ian McKellen.
SPONES|Hannigram
Cherik|Rinch
雷探長的緝毒小隊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偵探私藏鳥類圖鑒
尼古丁貼片 ・・・ 吾愛
無聊地射墻 ・・・ 日記
便攜放大鏡 ・・・ 反省
皮質小馬鞭 ・・・ 創作
加料黒咖啡 ・・・ 調劑
微波爐裏的新實驗
(08/29)
(07/21)
(04/28)
(04/16)
(03/11)
哈德森太太的茶壺
[02/13 西皮君]
[02/13 西皮君]
[12/26 今井太太]
[04/23 路人]
[04/17 noname]
冰箱中的新鮮住客
諮詢偵探的新客戶
無人租用的地下室
忍者ブログ [PR]